潘毅刚:稳企业关键在于稳“四心”

稳企业,关键是稳预期;稳预期,核心是稳信心。

世界浙商网讯2019-08-28 16:35:00来源:浙商智库作者:潘毅刚

  文/浙商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潘毅刚

  当前中美贸易战处于打打停停的阶段,未来全球化发展和贸易投资走向的高度不确定,对企业发展预期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困惑。2018年下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密集出台了以减税降负、稳定信心、改善环境、强化要素保障支撑等为重点的一揽子“稳企业”举措,取得了较好的阶段性成效。但是,也必须看到,受到内外部环境复杂影响,企业发展稳定性受到挑战,企业分化突出,外贸企业前景堪忧,工业企业缺乏后劲,民营企业信心仍待提振。2019年国内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今年5月再次跌至枯荣线以下,比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以贸易出口为主、中小规模对工业企业下滑程度要明显高于大型企业,而一些上市和大型企业也正经历金融风险防控和资本市场规范的阶段性影响,处在收缩发展阶段,企业总体发展预期仍待提振。 

  企业是市场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单元。企业兴,则经济兴。企业稳,则经济稳。当前企业发展预期的不稳定,一方面确实是受到当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影响。但笔者认为,另一方面,尚有一些基本性的问题在研究短期冲击对冲政策时容易被忽视,且未形成共识和常识,也较大影响了企业发展信心。这些基本问题,多不是外部不确定性所致,而是来自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来自于政府对市场主体的产权保护、经营选择、运行环境和政策导向上的态度。 

  稳企业,关键是稳预期;稳预期,核心是稳信心。这个信心不在于危难之际政府之手的“救”,而在于平时发展中政府之手的“包容”与“呵护”,用更多的允许激发企业创业创新,用更切中痛点的根本性、针对性举措,去保护企业关心关切的发展初心、用心、匠心和恒心。具体来说: 

  稳企业的根本,是要保护民企藏富于民创业创富的“初心”。

  有恒产者有恒心。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民营经济,就是要通过民企和国企的共同发展解放生产力,解决就业,持续增加居民收入,丰富人民物质生活,实现“富起来”,就是要通过企业的不断崛起壮大,实现人民富足、国力强盛的“强起来”。企业发展、人民富裕、国力强盛这三者目标,是统一的、激励相容的。有数可证:当前,我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尤其是,浙江四十年藏富于民的发展历程更是证明了这一点。但是非常遗憾,发展中依然或多或少的出现“重国轻民”“仇富贬民”的论调,“民营经济离场论”等误导性言论仍有市场,这无疑是对民企发展最大的伤害,也是对民企发展信心最大对动摇。因此,当下“稳企业”政策的关键切入点,还是要坚守鼓励民企发展的初心,激发民营企业发展的信心,通过立法加强对民企民资本的产权和合法权益的保护,确立民企和国企两种所有制中性原则,实现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公平、平等发展,切实把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落在实处,真正落在思想和行动上,为各类所有制企业营造公平、透明、法治的发展环境,营造有利于企业家健康成长的良好氛围,帮助民营企业实现创新发展。正如中央倡导的,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稳企业的态度,是要尊重企业以客户为中心的良苦“用心”。

  我们常听到各地都有企业家诉苦,经常有政府领导一拨拨来视察企业,下车伊始就一阵指导。有些企业处在发展早中期,羽翼还不丰满,做代工利润虽薄,但市场其实不错,也能通过积累渐进实现升级。但总有领导一再指导企业要自创品牌、要加强技术升级,或者要求其向上游拓展,道理似乎对,但岂不知企业的无奈,经营策略稍有不慎,就在利益重构中成为牺牲品,活都活不下去,谈何升级转型。更有甚者,一些地方频频出台行业政策,超越了企业发展阶段,没有给企业足够的调整时间,文件中都是不许、不能和要怎样,倒逼有余、激励不足,愿望良好、路径不通。这使得许多企业在面对不确定的市场时,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适应政府,适应市长,而不是适应市场、适应客户。要知道,再伟大的理想都必须面对现实,企业的经营并不是我想怎么干的问题,而是市场需要你怎么干的问题。这是我们在制定政策和规划时,引导企业发展,尤其是规划产业技术路线选择,行业准入标准时经常陷入的误区。以技术创新领先著称的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曾说过,华为之所以坚信要以客户为中心经营企业,正是看到了以技术为中心的问题,重技术轻客户需求,只是感动了自己。显然,稳企业,不是教企业怎么做。不同阶段、不同规模、不同发展的路径的企业千差万别,政策做不到分类对待,最好的办法,就是确立最少规制限制(非禁即入),最大的普惠(如降低交易成本、降低税负),减少直接干预,允许企业自我选择发展道路。应该坚信,要活下去的企业,永远比政府的政策更知道从那里杀出一条血路。相信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就是相信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能够最终实现宏观运行的稳定。 

  稳企业的环境,是要呵护包容支持企业敢于创新的“匠心”。

  当前企业的发展正处在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各种要素成本持续攀升、外部竞争前所未有的激烈,规模性扩张的发展之路难以为继,创新集约发展已成为企业发展“华山一条路”。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稳企业的关键是支持企业创新发展。但是,支持企业创新不能就创新说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管理创新等创新还是靠企业自身,政府要做的“功夫多在诗外”: 

  一是创新金融支持。要用好以新科创板为首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用好风险投资,用好政府引导基金,加大对初创企业的支持,让创新型企业得到与创新风险相匹配对资金支持,使那些敢创新的企业更易获得资金哺育,提高创新成功率。 

  二是创新人才支持。要把人的现代化、教育现代化和人才吸引与培养摆在突出位置,让企业留人引人育人成本降低是政策需要考虑的问题,要千方百计让那些要创新的企业容易获得更好的人才支撑。     

  三是创新文化支持。创新本就是一个试错过程。因此,对失败和错误对态度是创新环境的关键,各地要努力营造一个包容失败对创新文化环境,让那些想创新的企业不惧怕失败,敢于失败,并在失败的教训中伟大起来。 

  稳企业的要害,是要激发企业始终坚持艰苦奋斗的“恒心”。

  必须承认的是,当下我们面临的挑战并不比改革开放之初更大,当时我们大多数企业一穷二白、白手起家,今天我们的企业规模、知识经验和发展优势都要远远强于那时。当时和当前的不同,大抵有三:一是那时的企业敢闯敢冒,只能别无选择的向前;二是那时的老板“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是常态。三是那时的外部市场环境的包容性更大,红利更多。 

  当时引领企业走到今天最宝贵的,不是财富的积累,而是筚路蓝缕的艰苦奋斗。今天,我们让企业发展企稳的法宝也无他,依然是企业面对挑战艰苦奋斗的勇气和决心。这就需要政府,努力去构建一个可预期,相对稳定的政策环境和政务环境,尤其是构建一个市场决定、竞争中性的要素成本环境,最大程度减少企业政策寻租空间,让市场寻租套利赚大钱成为小概率事件;让那些干事业的企业公平获得要素和资金支持,为那些勇于挑最难的事情做的企业扫清政策障碍,解决关键制约问题,把他们搞得“香香的”,赚到大钱;让广大企业在从外需导向向强大国内市场支撑转变的市场机会中,找到新的发展机遇。我们相信,困难总是一时的,坚持并耐得住压力考验的,必然是胜利者。  

  总之,“稳企业”“企业稳”是政府和企业双向互动的结果,“企业稳”有内在动力,“稳企业”关键是政府如何保护呵护以上“四心”,需要政府在政策安排上,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企业运行规律、行为选择规律,让政府有为之手和市场决定的自发秩序的相融相洽、相向而行,共渡难关、共克时艰,走向胜利。(本文刊于浙江日报2019年8月22日第8版,刊发时略有删节。) 

  本文作者:潘毅刚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公共政策)、综合处处长

  浙商发展研究院(浙商智库)高级研究员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