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企业的市场监管,“政务钉钉”带来了怎样的变革

信用监管不断强化,守信者得“保护”,失信者得惩戒。

世界浙商网讯2019-11-08 09:05:00来源:世界浙商网作者:倪敏

  世界浙商网讯(《浙商》杂志全媒体资深记者 倪敏 摄/魏志阳40年前加入市场监管队伍的时候,鲍伟斌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能够迅速判别茅台、五粮液等名酒真假的执法者,也不会想到如今杭州市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每名一线工作人员平均要监管和服务近千家企业、商户。
  “早前,我们怀疑商户经营假酒,只能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但一个地区甚至全省往往只有一名这样的专业人员,有时要等上好几天。因此我就想,如果我们自己能够先行予以辨别,给出对策,再等第三方的报告,效率会高很多。”近日,桐庐富春江市场监管所主任科员鲍伟斌跟记者交流时表示,以前虽然有的商户位置很偏,“两条腿、一张嘴”,他们常常一天都检查不了几家,但还是走得过来的。然而,目前他所在的桐庐富春江片区,光是民宿就有200多家,更不要说一些有特种设备的公司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企业和商户,而“我们所里只有4名正式的工作人员”。
  怎么办?
  3年前,浙江省政府其实就和阿里巴巴联手打造了数字化政务协同管理平台“政务钉钉”。此举可谓恰逢其时,谋局在先。去年4月,伴随浙江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的步调,桐庐县率先试点市场监管的数字化应用。除了试点全省统一的掌上执法平台,桐庐市场监管局还携手政务钉钉定制搭建了“三服务”走访平台。
  在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郑杨舟看来,掌上执法的出现,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监管需求、技术平台、工作人员的知识构成等都到了新的阶段,且交汇到了同一个点。同时,这也是从群众、企业“最多跑一次”纵深发展为政府一线人员也能“最多跑一次”的自然进程。
  经过一年多的试点,桐庐的企业也有了新的感受:市场监管人员来的次数少了,真正做到了对守法者“无事不扰”。同时,为了防止劣币驱逐良币,刚性要求不会放松,该检查的还是会检查。信用监管不断强化,守信者得“保护”,失信者得惩戒。
  政务钉钉推动的数字化转型
  作为数字经济的高地,浙江在政务数字化方面亦领跑全国,在“数字政府”建设及“最多跑一次” 改革上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除了被大家熟知的“浙里办”,早在2016年,浙江省政府已开始试用“政务钉钉”,目前,浙江的政务钉钉目前已实现省、市、县、乡、村、小组(网格)六级全覆盖,激活用户123万,上线各类办公、决策辅助应用715个。
  阿里巴巴政务钉钉事业部总经理叶军此前介绍,“一般的社交APP是促进人和人的链接协同,但是政务工作需要的是组织和组织的协同。具体来说,政务人员代表的并不是个人,而是代表组织,代表公职身份协同工作。”而政府是最大的组织,要搭建政务协同平台,阿里是最合适的技术提供者。
  今年3月,阿里云宣布未来重点聚焦新零售、新金融、数字政府三大领域。6月,钉钉正式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截至2019年6月底,钉钉上的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家。在9月于杭州举行的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称,在帮助企业和组织数字化转型实现智能移动协同方面,钉钉存在的意义堪比淘宝在消费领域的影响。“淘宝上大概有1000多万卖家,相当于阿里帮1000万个品牌实现了数字化。在钉钉平台上,我们相当于帮1000万个组织实现了在线化和移动化。”
  10月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浙江省政府和阿里巴巴联合开发的政务钉钉首次面向全国发布。张建锋宣布,阿里巴巴已成立政务钉钉事业部开发产品。可以看到,助力政府和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已成为2018年11月由阿里云升级而成的阿里云智能,全力开辟的技术服务航线。这也可谓是在阿里内部生态,如零售、支付、物流之外,阿里最大规模的技术输出。
  市场监管只是政务数字化的一个转型领域,桐庐是一个试点。但正是敢于尝试、积极探索的各个试点,将成果和经验归结起来,才最终催生了政务钉钉。这是科技先锋与改革先锋携手转型升级的样板,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试点是样板中一个应用场景,但从这个场景中,已然能窥见政务数字化的意义。
  提升市场监管效率只是第一步
  2014年,桐庐工商行政管理局、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合并为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由此打破部门间的壁垒,重组各个部门的职能,对市场的监管进入新阶段。以前是多头监管,现在进一次门就可以完成多项检查。
  但是,新的问题随之而来。“我们去检查的时候,最多需要为每家企业都准备38张表格。我们的包里装着满满的表格,还有其他文书及设备,很重。有时候忘带了某份表格,还得回去拿,效率难以提高。”桐庐县横村市场监管所副所长姚烨说。
  面对新时代下的新生事物,需要有人先趟出一条走过去的路。在给企业减负的同时,如何为监管者“提高效率”,让他们也少跑腿,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而“政务钉钉”的出现,不仅提升了部门以及部门间的沟通效率,其中的“掌上执法”功能还将姚烨提到的表格全部数字化,实现市场监管的数据化、智能化和网络化。带着一部手机,她就能完成对企业和商户的检查,检查录入一次完成,不用再像之前那样还要回所里后将纸质记录重新录入电脑,并且整个执法过程全部“留痕”,有迹可循。
  “以前检查28家餐饮店加上四五家药店,大概需要两天,现在基本上半天就够了。”姚烨有些兴奋地表示,平台还会自动规划合理的路线,不用走“冤枉路”了。事实上,效率的提升只是数字监管的第一个成果,更多的成效尚在时间和探索之中。例如,因为数字化,“双随机”检查变得更加规范和透明,从而真正实现放与管“两手抓”。
  前不久,王纾婷刚从桐庐富春江市场监管所调到城南市场监管所,她对“掌上执法”的最新感受是监管信息的交接和传递更有效了。“之前我对富春江所辖区内的情况很熟悉,但对城南所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有了这个平台,我能很快了解以前的检查记录,做到心里有数。检查的时候,也能一目了然地通过历史记录,针对性地检查,看看有问题的地方有没有得到整改,比如企业的食堂存在过问题,我就会重点检查食堂。也就说,它让我们对检查的把握更准确了。”
  “这个平台还有一个隐含优势。新进的基层干部对业务把握不那么专业,即使是成熟的干部,业务能力和执法力度的把握多少也有差异,但现在因为有统一的执法标准和操作标准,大家对于检查什么、怎么检查等都有了标准的做法。检查主要为了发现问题,我们明显地看到,现在在执法过程中问题检出率提高了。同时,整个执法也更具专业性和公正性了。”郑杨舟补充说。
  “三服务”的数字化探索
  放眼全省或全国,杭州的桐庐县似乎并不起眼。但桐庐其实是“默默做大事的角色”,记者了解到,桐庐不仅有撑起中国快递大半天地的“桐庐帮”,还有许多“隐形冠军”企业,生物医药、餐饮等也是其特色产业。在美丽的山水风光、宜居宜游的环境之下,桐庐有一颗蓬勃的创新创业之心。
  实现市场监管数字化的的同时,桐庐县市场监管局联合钉钉依托“政务钉钉”开发的“三服务”走访平台,被锻造为服务企业、助力创新的利器。该平台建立走访对象库和走访人员库,实现走访对象覆盖全县所有乡镇街道、村、社区,走访人员覆盖桐庐县市场监管局所有在职正式干部职工。平台可将走访对象与走访人员进行智能化匹配,并自动规划走访流程,实现走访闭环管理,指导和帮助企业学习、掌握、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在走访过程中,针对企业商户反映的问题和需求,走访人员可现场答疑,不能现场解决的,通过“三服务”走访平台推送给相关职能部门予以解决,形成“收集问题-对接-解决-反馈”的全链条,确保每个问题都能得到落实和反馈。对于走访中发现的共性问题,桐庐县市场监管局还会专门组织大家集中学习,帮助企业解决发展中困惑和难点。
  一些小商户缺乏商标注册的意识,常常失去做大市场的机会。鲍伟斌在桐庐石舍村走访时曾发现芦毛红茶、灰汤粽两样当地的特色产品,建议商户及时注册商标。不过,最后还是被外地的企业抢注了。为此,鲍伟斌十分为商户感到惋惜。“虽然通过走访发现了问题,但我想我们的服务还可以再加强,去帮助商户积极维护应有的权益。”这并非监管者的职责和本分,却是“三服务”走访平台背后桐庐县市场监管局帮助企业和商户发展的服务意识和赤诚之心。
  浙江蜂之语蜂业集团董事长王加俊和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信用监管科科长黄群锋走访交流时反映,他去年入主公司以后,发现他的企业常常受职业打假人的“恶意”打扰。“不是我们产品质量的问题,而是商标上的某个瑕疵,被一位职业打假人发现后,他们会跨区域’组团’发起诉讼,不胜其扰。”
  针对这个问题,一方面,桐庐市场监管局指导“蜂之语”规范商标和包装,“出新品之前一定要给我们看过”;一方面,通过“三服务”走访平台汇集类似问题,如果问题集中,将邀请专业人士给企业进行专门培训。
  “通过‘掌上执法’和‘三服务’平台,市场监管的信息实现了充分的透明和共享。我们可以在执法过程中即时查询企业的奖惩、检查记录等各类信息,还能看到这个企业的关系图谱,万一找不到法定代表人,也能找到跟他有关的人。在监管中服务企业,在服务中规范企业的生产经营,同时,不断进行信用归集,信用分值低的强化监管,分值高的尽量‘放手’,而这一切依赖于有效的精准的数字化政务系统。”黄群锋说道。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